1043

Welcome to the family son !

时间:2017-02-27 16:33

扫一扫,分享至微信

导语
它可怕到让人沉迷,可怕到让笔者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鸡皮疙瘩起了满身。

  文章作者:大橙子二号 整理编辑:大橙子一号

  【口袋巴士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1994年末,已凭借《洛克人》、《街头霸王》等作品确立了自己在游戏圈中地位的卡普空(CAPCOM),由于骨干藤原得郎的离开,而导致旗下一个新项目的搁浅。

  1995年,卡普空力排众议,将这个新项目全权交与了一个毕业没几年,进入公司也没多久的新人少年。

  1996年,凭借这个少年对于恐怖元素的独到见解,这一项目在这个他的手中起死回生,直至当年年末,这一作品在日本本土的出货量一举突破了百万,同时这也是PS主机首款突破百万的原创游戏。

  2017年,这个项目已经推出了第七代正统续作,虽然那个为这个系列游戏奠基的新人,早在制作完系列第四作之后就与卡普空分道扬镳,但这款游戏已经在全世界玩家的心中,打下了深深地烙印。

  这个天才般的少年,名叫三上真司。这款已成为游戏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叫做生化危机。

  GAME

  其实《生化危机》一代作品在刚一推出时,并未引起广泛的关注,游戏于1996年3月22日发售,首周仅10万份的销量明显不尽如人意。

  然而一款好的作品绝对禁得起打磨,《生化危机》一代凭借其新颖的游戏模式,领先的游戏画面、独特的游戏阐述手法、超高的游戏品质,以及一个出自三上真司之手的,险象迭生荡气回肠的冒险故事,逐渐成为了玩家口耳相传的高口碑作品。在同年末游戏销量顺利突破百万之后,席卷全球的生化浪潮也正式拉开了帷幕。

  《生化危机》一代的成功,让卡普空摆脱了当时的财政危机,所以让《生化危机》成为一个系列作品,也顺理成章的被他们提上了日程。而担纲游戏制作人的,无疑还是系列奠基人三上真司。

  1998年1月28日,《生化危机2》正式发售,与初代作品的低开高走不同,本作在开卖当天就在日本本土卖出了180万套,PS版全球累计销量达675万套。

  值得一提的是,三上真司早在初代作品发售后便开始了本作的开发工作,并原定于1997年3月发售,但这个开发程度已超过80%的版本,却被三上因为“对于游戏表现极度不满”一票否决了。所以游戏才会在重启制作之后,又过了一年才与玩家见面。

  这个被取消的版本后来被玩家称作《生化危机1.5》,与之后的风格过于独特的《生化危机3.5》(RE4的前身)一样,都因为与BIO系列风格不符而遭到取消。

  之后,《生化危机》系列继续高歌猛进,先是推出加入了佣兵模式、紧急回避系统以及弹药组合系统等大获赞赏的《生化危机3复仇女神》,又是发布了声称DC平台独占而又移植到PS2平台的《生化危机:代号维罗妮卡》。


三代复仇女神

  《代号维罗妮卡》在当时一度被认为是BIO系列最出色的作品,其画面表现、情节设定近乎完美,但在DC平台上的惨淡销量,也让卡普空自食其言,将游戏移植到了PS平台上。而这一事件,也在玩家心中买下了一颗对于卡普空信任恶化的种子。


代号维罗妮卡

  到后来《生化危机4》原本宣称NGC独占,结果再一次移植到了PS2平台上,卡普空又将自己作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于是,从那时起,人们开始嘲讽卡普空为“卡婊”,直到现在。

  说到《生化危机4》,我想先引用三上真司说过的一句话:“我犯过很多错误。很多日本人惧怕犯错误,但这种思维只会让你犯更多的错误。你知道,没人会以失败为目标——大家都向着成功努力,所以错误必定会时常出现。如果你不被错误动摇,并能从中吸取经验,那就没什么问题。”

  这段话充分表现了三上真司对于创新、不拘泥于常规,不惧怕在打磨新玩意的时候犯错误的做事态度,这种态度也直接让《生化危机4》成为了直到目前为止BIO系列被最多玩家奉为经典的一款作品。

  四代开创性的采用了第三人称过肩视角,将“转向”移动改为了自由移动,在武器装备、战斗系统的设定上做出了巨大的革新,并前所未有的允许玩家是用金钱来获取补给。同时接近完美的游戏画面,跌宕起伏的情节剧情,也为玩家创造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沉浸式游戏体验。

  只不过这样的改变也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整个BIO系列游戏的基调,大多数玩家认为,如果说生化1~3部作品还在紧密围绕着“生存恐怖”——极少的资源、极强的敌人——的题材来制作游戏的话,那么生化4~6就只剩下《求生之路》那样的突突突了。

  的确,《生化危机》六部主线作品,前后各半有着不同的游戏风格。虽然四代作品还有三上本人坐镇,也因作品本身质量而被认可,却也不可避免的被许多沉湎于传统生化风格的老玩家所诟病。

  其实这样的改变是不可避免的,因为追求更高的利益,让游戏的受众变得更加宽广,让游戏更加适应大多数玩家的口味,是每一个游戏厂商都着力追求的,更何况是对于卡普空这样金钱至上的公司。

  在三上真司出走之后,沿着“突突突路线”前行的《生化危机5》摘下了系列作品累计销量的桂冠,《生化危机6》则将游戏的宽度提升了一个层次,让玩家能够看到更多,玩到更多,爽到更多。


五代作品

  后来卡普空曾给三上寄出过一份RE5的备份,三上在玩过之后表示:“我收到了,但没玩多长时间,因为我能感觉到他们已经在用与我截然不同的另一种风格制作游戏了,我并不喜欢这种感觉。”

  随着RE6的落幕,《生化危机》的正统剧情故事也正式告一段落。

  事实证明,没有了三上真司的《生化危机》,虽然依旧能够依靠着20年的玩家沉淀以及随大流的玩法来获得大卖,但源自系列初始作品的那种“令人颤栗的生存恐惧”,早已荡然无存了。

  直到2017年,我们迎来了《生化危机7》。

  《生化危机7》的出现,将系列几近崩塌的史诗之碑重正了起来。作品直面玩家内心深处,对于求生的恐惧,重新拾起了系列初代几部作品极度吸引人的“生存恐惧”,用极少的资源、强大的敌人、永远不够用的背包、烧脑有趣但不繁琐的解谜以及只可在固定安全屋存档的设定,将玩家重新拉回了那个最初的那个“生化危机”世界。

  也许有人说,《生化危机7》借鉴了《逃生》、《寂静岭PT》的许多恐怖元素,而且几乎看不出与前六代作品由任何关联(其实是有,但不明显),以及终章出现的疑似克里斯的角色都与前作造型相去甚远...我们也无法否认《生化危机7》所能带给这个系列的重大意义,因为它实在是太可怕了。

  可怕到让人沉迷,可怕到让笔者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鸡皮疙瘩起了满身。

  Ps:《生化危机4》的最初代版本,其实最后成为了《鬼泣》。对就是那个主角是与里昂迷之神似的但丁的《鬼泣》。我才不会告诉你但丁的原型就是里昂呢。

  MOVIE

  《生化危机》游戏的爆火,以及僵尸题材经久不衰的吸粉效应,也让其被改编成电影成为了必然。不过笔者并不给这一环节太多的篇幅,因为即便《生化危机》电影被称为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个游戏改编电影系列,但讲真它跟游戏还真没什么关系。

  纵观《生化危机》系列电影,前几部还会讲一讲关于各种生化病毒的来龙去脉,以及保护伞公司不为人知的阴谋,到了后几部则彻底沦为了一部砍怪屠尸的纯商业化作品。

  电影里仅有的几个能够跟游戏扯上一毛钱关系的,也就是病毒发源地浣熊市;经典病毒“Tyrant-Virus(T病毒)”;舔食者、暴君等丧尸变种;以及那些单纯的只是使用了游戏人物名字的吉尔、克里斯、卡莱尔、里昂、艾达王等等...

  其实,电影在拍摄之时,是有还原游戏的想法的——电影开拍前,主要演员都被告知要玩遍整款游戏;扮演吉尔的女演员为了更好的融入角色,平时通过模仿游戏《生化危机3》中吉尔的人物动作来调整自己的表演动作;一些诸如丧尸群追逐疾驰卡车的戏码,也是按照游戏的过场CG制作的。而卡普空在日本和美国的总裁也通过在片中客串僵尸来紧实着游戏与电影之间纽带。

  不过电影总归是电影,导演通过一个全新的角度,一种全新的世界观来描述自己心中的“生化危机”,也未尝不是件好事。毕竟有玩家追求游戏还原度,也必然会有玩家想要在大荧幕上看到些自己在游戏机前玩不到的内容。

  于是,即便《生化危机》系列电影愈发像一场“僵尸世界大战”,人们对其的热情也丝毫没有减退,反而有更多的人开始关注这个电影,同时关注到了游戏。

  2月24日,《生化危机6:终章》就将在中国大陆正式上映,与游戏一样,两者都恰好在第六代作品选择了一个阶段性的完结,浣熊市的危机或许至此真的就要告一段落了。

  好在我们还有机会进入黑暗,崛起的《生化危机7》又能陪我们走过许许多多个不眠之夜。

  游戏的这一步棋,走的漂亮,而电影,就看它究竟是进了安全屋存了个档,还是直接走向最后的Ending了。

  Ps:两部《生化危机》原产CG动画作品《恶化》、《诅咒》在游戏还原度上完成的非常优秀,在这里推荐给大家。

关注“新游频道”微信公众号,了解有价值、有趣、有深度的热点和事件